父亲节特别文章:父亲和钓鱼



文章来源:网络   时间:2010年06月20日 点击:10960 次 评论: 699

父亲节又到了,打开电视机,广告里是一个父亲在教儿子挥竿,画外音:This father’s day, keep the tradition…….

父亲和母亲对鱼有一种特殊的感情。母亲是捉鱼虾的能手,往往能用最简单的工具将鱼捕获,更难得的是母亲能迅速的判断出哪里有鱼。这在当年挨饿的日子里是一门了不起的手艺。我会另用篇幅描述。

父亲爱钓鱼,我记忆中很小的时候,父亲经常从外面带回来细长细长的竹子,绿绿的显然才砍下来不久,然后就着火把弯处弯直了,再缠上走线环,用胶水封牢,最后装上轮子,一副上好的鱼竿就成了。夏天的黄昏,新鲜的竹子被火烤出的淡淡的竹香,成了我童年记忆中的一部分。鱼竿是必须能装在自行车上的,长长的从车子的后面伸出来,像尾巴一样。

父亲常常在周末的早上出发,傍晚回来我们往往就能吃上新鲜的鱼了。鱼大多是鲫鱼,3-4两的样子,间或也有鲤鱼和草鱼,还有黄阿古,一种小小的长着刺的小鱼,却是异常美味。每当这个时候,父亲总是很高兴,一边喝酒吃鱼,一边大声地说话,当然是描述那只大鱼如何把他的竿拉得弯弯的,最后把渔钩拉直了逃之夭夭。母亲总是质问为何跑掉的都是大鱼,父亲辩解说不是大鱼能跑掉吗?然后往往就是一阵大笑,印象里那时租来的土房子里总是有很多笑声。

父亲从来不带我去钓鱼,总是说路太远,蛇太多。只让我帮他捉虫子,那种常青树上肥顿顿的大青虫,以至于在好长一段时间里,我都是捉虫专家,一个下午捉上几十条成了家常便饭。这种情形直到1987年我十二岁。五年级的暑假前,我又考了第一名,母亲很是高兴,作为奖励我的一部分,我被允许到父亲外驻的地方过暑假,父亲是做地质勘测工作的,长年在外。那年他常驻万载县桃源村,虽然不是陶潜笔下的桃花源,但在我印象中却也差不离。我和另外一个小伙伴被托付给父亲的一个工友,挤上一辆客车,当然母亲没有忘记往我怀里塞上一本初一的代数教材。在颠了大半天的山路,我和我的小伙伴的热情即将耗尽的时候,车子停在一个陌生的地方。然后是步行进山……

现在回想起来,桃源村应该是名不虚传的。四面青山环绕,一条大河不知从哪里冒出,在山中间钻来钻去终于被拦成了水库。父亲的单位就在水库边上,几排简陋的泥瓦房住着几十号人,泥瓦房往往是一间,中间用帘子隔开,外面办公,里面睡觉,用今天的标准来看是非常艰苦的。但对于我来说,不异于出笼的鸟儿一样。

和母亲不一样,父亲很少管我,所以那个暑假我就只做三间事:看书,捉鸟和钓鱼。我的钓鱼知识和兴趣大概就是从那时开始的罢,父亲手把手的教了我怎样绑钩,怎样穿饵,怎样判断一片水域是否有鱼,如何打窝,如何和大鱼搏斗等等。而我,则从一个纯粹的少年菜鸟(一开始只能在岸边钓虾)成长为记录保持者(单位里最大的鲤鱼,12.5斤,比父亲单位里最大的算盘还大,手竿,1个小时搏斗时间)。可惜那时候相机还不甚流行,未能留下英雄出少年英姿,但拉钩那一刹那的激动,红烧鲤鱼的肥美,和父亲眼里的赞许,却永远留在一个12岁少年的记忆里。

暑假匆匆就结束了。我也回到了小镇上继续我的学业。父亲还是经常往家里捎鱼,大多都做成了鱼干。我也没能和父亲一起钓鱼了,高中的时候我去了城里,大学在离家很远的地方,而父亲又换了好几处地方。90年代经济发展的很厉害,但是野生的鱼却越来越少了。打电话回去的时候,父亲有的时候提起钓鱼,说河里的鱼都没了,偶尔去人工养殖的鱼塘里钓,父亲明显没有了当年的激情,说钓鱼塘里的鱼,没有技术含量。

再一次我和父亲一起钓鱼已是2005年,我人已在美国,父亲也已退休,腿已不大灵便。那年我们家儿子就要出世,我和妻子都还在Ph.D,和父母一商量,决定请他们过来帮我们一把。北美枯燥单调的生活对老人们甚是无趣,母亲种着一大片蔬菜地,和邻里的大妈们八卦着,倒还自在。父亲不善言谈,整天在电脑上下棋看书,甚是无聊。

儿子满月后,我力邀父亲去钓鱼,父亲总以耽误我们学业和花钱拒绝,呵呵,父亲还是老思维,不知美国这鬼地方,鱼不光多而且傻,这是后话。在我强行为老先生办好渔证,买好鱼竿后,05年夏天,在父亲教会我钓鱼18年后,我和父亲来到了小河边。在把鱼竿设好后,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18年前的那个暑假,似乎又回到了身边,所不同的是,我们都老了18年,而且,这次是我带父亲来了。

接下来的故事是每个在美国的中国渔人所熟悉的。美国的鱼和中国的钓法完全不一样。我和父亲从sunfish, catfish到drum, carp 到bass, walleye. 几乎是一个重新学习的过程。父亲又焕发了原来的激情,周末钓完鱼,一般还会到网上去探讨一番钓法,有新鱼种还会要我去查证。因为学业,我只能在周末去钓,父亲一般星期三左右开始收拾渔具,星期四留心天气预报,星期五就迫不及待打包好所有的东西了。 几个月下来,父亲钓得得心应手,河里的鱼种都钓了个遍,最好的记录是两个小时钓到28磅bass和walleye。父亲心情极好,腿也好起来了。

钓鱼季节持续到秋天,年底的时候父亲和母亲要回国了。我整理了一下父亲钓鱼的照片,装在电脑里,这样父亲可以和他的鱼友们聊聊美国的钓法。照片上父亲和我拧着鱼,父亲开心的笑着,我知道,虽然没有照片,18年前,那个12岁的少年,一定也是这样拧着鱼,咧着嘴笑的。

晚上的时候给儿子打电话,儿子给我唱了首从幼儿园学来的Daddy I love you的歌,想起那个广告:keep the tradition,心里一动,我问:“儿子,你愿意和爸爸去钓鱼吗?”

(好文转载,原创:MTBBS渔友“pinane”,曾获北美中文报章刊登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