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留学生秋游北密:一周两车祸三死六伤



文章来源:芝加哥侨学网编译整理   时间:2010年10月19日 点击:22517 次 评论: 585

 【芝加哥侨学网快讯】据中国驻芝加哥总领事馆领事保护组组长宋剑鸣领事介绍,10月16日遭遇车祸的学生,有四名是密西根大学(University of Michigan)学生,一名是密西根州立大学(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)学生。

遇难者徐冉(女),年仅22岁,遇难者谢张勤(男)年仅23岁,其他三名受重伤中国留学生年龄也都是22岁、23岁。他们都是刚从国内本科毕业,来到美国深造的学生。截止发稿时,两名遇难者的父母家属,正在赶来美国的飞机上。三名伤者中,就读密西根州立大学的蔡伶琳伤势较严重,在动过手术后,情况已趋于稳定。就读于密西根大学安娜堡校区的程文婷、宫畅,近期将转往该校医院。

宋剑鸣表示,10月16日当天车祸发生后,他同领事馆教育组的两名官员连夜赶往出事地点。车祸发生后,杨国强总领事正在Kansas,杨总领事当即改变行程,由于当日已无晚班航班,杨总领事于10月17日乘坐早间航班抵达密州,并前往医院探视受伤留学生,了解事故原因。

宋剑鸣表示,遇难学生的后事处理将根据家属意愿进行。据悉,中国公民在境外遭遇车祸等意外死亡事件,将由当地中国驻外使领馆领事保护组负责通知国内家属,后事处理依据家属意愿办理,家属不能前来奔丧者,则由领事保护组官员负责遗体火化、开具死亡证明、骨灰邮寄回国等事宜。

 

【芝加哥侨学网综合整理】 深秋叶红,前往北部密西根州看枫叶,是美中地区留学生、华裔居民的传统旅游项目,大家出行,千万注意行车安全。

10月中旬以来的一周之内,北部密西根州(Michigan)接连发生两起中国留学生车祸,导致3死6伤的惨剧。这些出车祸的中国留学生,都是结伴驾车去看红叶,结果途中遭遇不幸。

10月16日的车祸现场,两名中国留学生当场遇难


据文学城消息,10月9日美国著名学府西北大学(Northwestern Univsersity)法学院的四位中国留学生在驾车赏枫叶的途中,汽车在I-41公路上失控撞上路边的大树,导致后座一位乘客当场死亡,车上重伤乘客仍在医院接受治疗,两名轻伤者所幸无大碍。

10月16日上午9时左右,5名密西根大学(University of Michigan)中国留学生,也是前往北部密西根州赏红叶的途中遭遇车祸,2死3重伤。两起车祸都发生在星期六,留学生们显然是利用周末时间前去秋游赏红叶。

据密西根州媒体《ConnectMidMichigan》报道,10月16日的车祸地点为Arenac County郡内I-75 号高速公路,5名中国留学生乘坐的车辆失控撞向路边的大树,车毁人亡。驾车者以及坐在前座的另外一名学生当场死亡,后面的三名学生严重受伤。

据密西根州州警透露,从现场车内遗留的地图来看,这位五名学生是准备前往 Tahquamenon Falls State Park, 并且标注前往附近旅馆的指南。

警方指出,驾车者为女性,从事故现场的车痕推断,车祸当时汽车已经完全失控,车速很快,汽车最后撞向路边大树造成惨剧。警方表示,车祸发生时,驾车者没有注意路况,车祸目击者也表示,当时出事车辆出现明显丧失常态,很可能是驾车者的注意力被分散了。

警方表示,边开车边发手机短讯有可能是造成事故的原因。

另据文学城北美论坛消息(胡飛/ALex Hu的日志),10月16日的惨剧中,驾车者为女学生,刚来美国不久,自称在国内驾车经验丰富,10月5才刚刚拿到美国这边的驾照,拿到美国驾照之前从未开过美国这边的高速。 这位女生是前往北部密西根看红叶旅程的组织者,共带来10多个人,租了两辆车。在这十多个人中,只有4个人有驾照,其中3人都是新手。
 

(芝加哥侨学网编译整理)

 

 

附:  关于北密留学生的车祸 这故事听起来挺吓人的... 北美论坛

【难过】死了 [转一个朋友的 刚发生] 快年末了 为了自己也为了亲人好友 大家开车小心一点啊.

来源:胡飛/ALex Hu的日志

我一直劝她,不要去,不要去,去了你会死的,她还是去了,我说那你千万千万小心吧,却还是死了,仿佛眼睁睁看着一个人从自己的手中脱开摔下悬崖,生命就是这么一场戏,浑身上下颤抖了整整一个晚上,真正的死亡从来没有离得那么近过。

稍微缓过神一点,这个事情过几天国内媒体应该会报道

上周末已经有一车中国学生在去北密的路上车祸,一死一重两轻(可查昨天新闻)。这个周末又是一起,两死三重。两个死者和其中一个伤者前一天晚上还坐在我的车里,是我开车送他们回的家。

死者之一是当时的司机。一个女孩,新生。上周二我带她去考的驾照。她自称国内驾车经验丰富,但我坐在她车上短短十分钟,就说她考不过,并且笑称我带去考驾照的,从来没人第一次过。那时候,她在美国一共开过一小时的车,从来没有上过高速。然而,她考过了。

那天晚上她说周末要去北密,看秋天的红叶。这也算是我们这里一个传统的旅游项目吧。我说你跟谁去,她说她带一群新生。我说你在开玩笑,那是8小时的车程。

 

 周四晚上她说她已经安排好了,带了十多个人,租了两辆车。这十多个人中一共只有4人有驾照,其中3人是新手,而且行程很紧。我说你不要去了。你这次去,50%的可能性不会enjoy, 5%的可能性你们会出车祸,0.5%的可能性你会把命丢掉。她说她没有理由不去,因为是她是组织者。我说那又如何?难道这次旅行的价值或者你的所谓承诺就大于你1/200的生命价值吗?她说是的。我说如果我是你父母我绝不会让你去,如果我是你bf我绝不会让你去。但现在我没有理由强行阻止你。但我现在里外不是人。如果你平安回来,我这么多都是废话;如果你死在那里了,所有的人都会骂死我为什么不把你骗到家来锁在房里。现在我要跟你说的,只是千万当心:“高速上开在右道;一分一毫都不能超速;除非遇到集装箱,否则不要去超车;明天去租车公司补一个全险;关照车里每一个人时时刻刻都要系安全带。”这些话我祥林嫂一般说了不下五遍。唯独忘了提开车不能打手机。因为那天考驾照的路上她手机响过企图接,被我一言不发的扣下。

 

 星期五她去我家旁边的mall购物,晚上又要去附近提车,于是来我家蹭饭。席间她接到电话说租的车出了茬子,座位不够,可能要有两个人不能去。于是我又开始怂恿她,说,昨天你找不到理由不去,今天这个理由总是充分了吧。她说早知道那么多事她就不去了,但她是组织者,她是司机,她现在不得不去。于是我又只能一遍又一遍地说那几句话。

饭后我曾想跟她拍一张合影。因为我们刚认识没多久,也没有过合影。但这个奇怪的念头就一闪而过了。饭后她急匆匆的催我出门,去我家附近接她另两个同学,从他们一同回她家。车上我担心她忘记,还特地在关照那两个同学,一定不要超速,一定要系安全带。期间那个男生,就是另一个死者,说他考出了驾照,开过一次高速,但不知道美国高速限速是多少。我说,这太恐怖了,你们这样明天就要开8小时的高速,你去随便哪个bbs发个贴说说,看看回帖的人里头有多少人会说你们这是去送死。

这就是我见他们的最后一面。后来她给我发了个短信问我“有没有安全到家”。我读到这条短信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。而那时,她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两个多小时。

昨晚知道的消息,浑身不住的颤抖。后来裹了厚厚的被子,胃仍然在体内痉挛。第一次感觉到独居的恐惧。晚上只睡了不到六小时,当中醒过很久。突然开始不住的咳嗽,带着血腥。同学问起我跟她的对话,我说我电脑里还有大段大段的聊天记录,但是,不敢打开。

早上听说,事故现场,她手边有一个手机。

Social psychology中有一个很玄乎的理论,叫terror management theory. 说的是当人被prime死亡这个概念的时候,许多许多日常的看似完全不相关的attitude和judgment都会发生意想不到的改变。我从前上课的时候曾经很不相信,认为这至多是某一种已知的情感、情绪的反应。而就在昨晚,我突然信了,彻底的信了。我其实没有多么伤心,或者后悔,甚至害怕。我体验到的完全是在另一个完全完全不同的维度上的感觉——当死亡的概念是那么的鲜活的时候,人的无助,如同悬在空中。

  打开校内,发现有人送了她一个陀螺,说,“当陀螺转完了的时候,你就可以回来了吧?”